人生
感悟
愛情
文章
勵志
文章
當前位置: 首頁 > 經典文章 > 經典故事 > > 現代母愛事例

現代母愛事例

發布時間:2018-07-08 11:40:03    來源:阿達文章網    訪問:

【www.briieh.tw--經典故事】

現代母愛事例篇(1):母愛的經典現代故事


  母愛是永恒的,不管風雨如何剝蝕,她總是完美無損、永不褪色;母愛是質樸的,她總是心清如水、原汁原味。
  母愛的經典故事(一)
  頂著盛夏的烈日,踏著滾滾熱浪,百余里的輾轉顛簸,汽車喘著粗氣鉆入了這人間仙境--西蘭村,山上花果纏繞,山林蔥碧如玉,梯田縱橫交錯,鳥鳴聲聲入耳,山下泉水叮咚,山溪狂歡如舞,農民揮汗勞作,小孩嬉笑玩耍……
  一路的沉悶頓時煙消云散了,令人耳目一新,心曠神怡,凝神聚氣,無雜念之感。玉玲回過頭來笑嘻嘻地對我說:“怎么樣?人間仙境吧。”我沖她一笑,今天本來休息,玉玲把我抓來陪她專訪一個遠近聞名的“繼母”--王淑芳老人。
  在村干部的陪同下,我們來到一戶典型的農家小院,見到了頭發灰白、面色紅潤、慈祥的王淑芳老人。聽說來意后,沒有多少文化的老人顯得局促不安,不肯多講半句話,只是重復著一句:“都是自己的骨肉,沒啥好說的。”在玉玲的再三請求下,在村干部的勸說下,老人漸漸打開了話匣子,帶著我們走進了他三十年來的坎坷不平的故事中去。
  看上去七十多歲樣子的王淑芳老人,實際年齡才五十六歲,可當年的她是村上的一朵花,十六歲就當上了村里的婦女主任、團支部書記,是村里公認的積極分子。每年縣鄉里召開的青代會、婦代會,她都參加。在她二十二歲那年鄉里衛生部門選拔一名上進心強的女青年,去上學培養,她被選中了。
  就在她準備走的前三天晚上,她的堂姐剛生下孩子就一命歸西了,丟下兩個孩子,讓人揪心的是剛出生一天就喪母的外甥無人照料,善良純樸的她毅然放棄了上學的機會,含著淚辭別了年邁忠厚的父母,于第四天就來到了十幾里外的堂姐家,承擔起照料兩個孩子的重擔。丈夫在縣城工作,公婆年邁七旬,一切重擔都落在年僅二十二歲的王淑芳身上,她的到來給這個老的老小的小的家庭帶來了生機。
  斗轉星移,轉眼間十幾年過去了,繼子與他自己生的孩子相處得非常融洽,盡管家里經濟上比較拮據,她都是先把繼子們身上穿得好好的,她懂事的親生兒女從沒有攀比爭鬧過。丈夫從縣城回來,看見兩個大的穿著新衣新褲,而兩個小的不但沒有新衣穿,見王淑芬總是吩咐兩個小的干這干那的,丈夫把她狠狠責罵一頓,她越想越委屈,從不喝酒的她,躲在糧囤里喝的一斤白酒,兩天才醒過來。
  花開花落,春秋幾度,時間這樣一天天過去了,孩子們都長大了,都有了自己的家,這一年大兒子按政策又生育二胎,照料孩子的事自然落在王淑芳頭上,這時剛結婚一年的小兒子也有了孩子,兩個媳婦生產相隔十幾天,這真讓老人又喜又憂,她考慮一夜,最后決定給大兒子看,讓小兒子自己想辦法。
  如今兩個小孫子已經五歲了,她心里老感覺對不起自己的親兒子,愧欠他的太多太多了,小兒子卻很理解母親,這使她感到安慰,現在的王淑芳老人,兒孫滿堂,都很孝順她,她很知足。
  王淑芳老人的故事很平常,沒有驚天動地之舉,卻透著一股人間真情。我禁不住從心底祝愿象王淑芳一樣的好心人,“好人一生平安”.
  母愛的經典故事(二)
  有個社區舉辦最感人的母愛故事大賽,居民們紛紛踴躍上臺講故事。
  這時,有個青年手拿一只燈泡,扶著一位戴黑色眼鏡的婦女走上臺,說:“我是一名夜班公交車司機。每天深夜,我開的公交車都會經過我家。每一回,我總能看見我家的這只燈泡亮著。我知道,那是母親在為我祈福,盼我安全回家。那一刻,我的心里無比溫暖。我開車十年了,母親就讓這只小小的燈泡亮了十年,從未間斷過……”青年說到這里,臺下的群眾紛紛鼓起掌來。
  不料,青年突然摘下母親的黑色眼鏡,哽咽道:“其實,我母親的眼睛在我當司機之前,就已經看不見了……”頓時,臺下一片嘩然。
  青年眼含熱淚接著說:“我母親為了讓這燈泡長亮不滅,每隔一段時間,她就用手去觸摸一下燈泡,從而以燈泡的熱度來判斷燈泡是否還亮著。這么多年來,她的手已被燈泡燙了一層又厚又黑的老繭!”說著,青年舉起了母親的手。
  臺下頓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最后,大家一致通過,青年所講的故事成為這次大賽最感人的母愛故事!
  母愛的經典故事(三)
  一只小小的送奶箱,也是一份情感的寄托,看著上面那紅彤彤的“福”字,就仿佛看見了一張慈祥的笑臉……
  老盧家住在六樓,他家的大門口掛著一只送奶箱,箱子已經十分陳舊了,上面還貼著一張褪了色的剪紙“福”字。
  這送奶箱是許多年前,牛奶公司為了配送袋裝鮮奶給安裝的。如今城里人早都改喝盒裝奶了,送奶箱自然派不上用場,大家都相繼拆除了。可不知為啥,老盧家的送奶箱仍孤零零地掛在樓道里,顯得有些礙眼。
  這天,物業公司的潘經理找到老盧,婉轉地說:“老盧,你家那只送奶箱沒用了吧,為什么不拆掉它呀?都快成古董了。”
  老盧“嘿嘿”一笑,說:“用是沒啥用了,不過你先別拆它,需要拆時,我自己會動手的。”
  哪知,老盧說歸說,壓根兒就沒有拆的意思,日子一天天過去,送奶箱仍然紋絲不動地掛著,潘經理每次從那兒經過,都不由得皺起眉頭來。
  過了幾個月,小區安排統一粉刷樓道內墻,潘經理靈機一動,貼出了一張告示:為了方便粉刷涂料,請各住戶在三日內將春聯、送奶箱等自行拆除,逾期者將由工人統一拆除。潘經理特意在“送奶箱”三個字下劃了橫線,這是有專指的,因為整個小區里,只剩下老盧一家有送奶箱了。

現代母愛事例篇(2):現代母愛的故事


  母親的愛是永遠不會枯竭的。這說明母愛是非常偉大的,是永遠伴隨在我們身邊的那么,你是否讀懂母愛?
  母愛的故事篇一:
  都說“女兒是媽的小棉襖”,可我從小就跟爸爸親。因為打記事兒起,我媽就是個精神病。雖然平時她最疼我,可犯起瘋來每次都把我鎖進院里的小黑屋,任憑我嚎破嗓子也不放人……因為她這份瘋,我缺了上百節課,降過兩次級,直到十六歲才上了初中。
  上初一那年,我無意中聽說了自己的身世:原來我的親媽早死了,現在的媽是我爸給我娶的后娘。這一發現令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平時對我好,那全是裝的呀!看看她每次犯病的時候吧,那后娘的狠心可就露出來了。想想這些年為了給她看病,爸爸累成了什么樣?我更是穿得象丐幫長老,這個后媽真可恨啊……
  十六歲的姑娘可不小了,我出落得亭亭玉立,雖說比同學們大了幾歲,咱可是算得上校花啊。青春少女哪有不愛打扮的,那年正流行一種體形褲,誰要是穿上得讓我羨慕死,我多希望能有一件呀……
  沒想到,我那個后媽還真給我買了一條,她說是正牌貨,不是那種仿冒的次品。我心里這個美呀,也忘了這么久都沒理她,親親熱熱又叫了她一聲媽。看她當時那個高興勁兒……唉,她要是我親媽就更好了。
  穿著體形褲上學,在女生的紅眼和男生的媚眼中走過,我都快美死了。不料樂極生悲,放學路過那個工地,不知從哪里竄出來一條大狼狗,上來就咬我的腿。“媽呀!”我慘叫著本能的收腿,還好沒咬到,可是體形褲被狗牙劃了個大口子。一些神經質女生看到了直笑,“這狗都瘋了半年多了,怎么偏咬你呀?是看見你穿了便宜貨吧?什么破褲子一咬就破了,還臭美呢……”我氣得滿臉通紅,一溜煙跑回了家。
  進門我先把體形褲脫下來,當著媽的面扔在了地上。媽媽瞪眼睛看著我,爸爸忙問怎么回事?等弄明白原委,他非但不同情我還罵起來了:“你讓狗咬了跟你媽來什么脾氣?咬了就咬了,這么大丫頭自己縫去!”我沒好氣的對爸嚷:“縫,縫,縫!你就知道縫!從小到大,我哪件衣服不是打了補丁的?都怪你,娶來了一個瘋婆娘!”
  媽媽在一旁呆呆看著我,嘴巴張了兩下,想說什么終究沒說出口。爸爸火了,拎起拖鞋就想打我,媽媽連忙把他抱住。我白了媽一眼,“別在這假慈悲了!你犯起瘋病來咋對我那么狠呀?” 這句話氣得爸爸比媽還瘋,我嚇得飯也不敢吃就跑掉了。
  下午上課我餓的肚子“咕咕”直叫,不料媽給我送飯來了,看她那個假模假式的樣兒,再想到爸今天罵我的話,我心里真是恨啊!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我陰陽怪氣地說:“你誰呀你?”媽生氣了,“你媽你也不認識了。”“我媽?我媽早死了!大伙兒都看看啊,你們總笑我老大不小才上初中,你們知道為什么嗎?就是因為這個后媽!她經常裝瘋虐待我,把我鎖起來不讓出屋,要不我這么才高八斗怎么會降級啊……”媽氣得直哆嗦,眼淚大滴大滴的往下落,最后放下飯盒走掉了。
  接下來幾天我撐著面子不理她,她倒是不記分,還幫我用熱毛巾敷那條被狗咬青的腿。我心里是越來越后悔的,這些年她除了犯病時,對我真和親娘一樣啊……可是那句道歉怎么也沒說出口。
  沒有多久,媽媽突然又犯瘋了。這次她不關我了,而是自己躲在屋里不出來。這還不算厲害的,她臉也不洗,飯也不吃,連水都不喝一口!爸爸自然怪到我頭上,說是我給氣的。這時我的嘴又不饒人了,“她關了我那么多次,這次就當是報應吧!”媽媽在一旁聽了,一邊打哆嗦一邊無限痛苦地看著我……
  爸爸抬手給了我一個大耳光,“你說的是人話嗎?你這是對媽說的話嗎?!”我氣壞了,歇斯底里的哭喊道:“她不是我媽,我早就知道了,她是后媽!”話還沒說完爸爸就急了,不由分說伸手揪住我的領子,象抓小雞兒似的把我揪出了房門。
  在走廊里爸爸的眼睛紅了,“你知道她不是你親媽了?可是她哪樣做的比親媽差?她有病你不幫她治,還說這種話……”這時爸的那巴掌還在我臉上疼著呢,我瘋狂的叫著,“她是個瘋子,瘋子!你聽說過瘋子能治好的嗎?要不你象《范中進舉》那樣,給她一巴掌試試……爸的第二巴掌馬上主來了,打的我眼冒金星。在金星里我看到爸爸突然流了淚,“這些年你煩她是個瘋子,恨她是個瘋子,可你知道她是怎么瘋的嗎?”我搖搖頭,“關我什么事,我怎么會知道。”爸爸擦擦眼淚,“你親媽生下你沒幾個月就死了,我一個大男人怎么帶奶娃娃?你現在的媽不嫌棄我們爺倆,嫁進來就開始養育你……”
  我一下子沒了聲音,原來是這樣?爸爸說,“那時她多年輕啊,我也勸過她再生一個,她就是不干,說再生一個你就成了小白菜了。你是她一口一口喂大的,她是打心里疼你呀!三歲那年,你這個淘氣包在奶奶家院里玩兒,不知怎么掉到了一口機井里。你媽當時就不行了,一口氣悶過去,再睜開眼就不太清醒了。最后用了好長時間、好多辦法總算把你救出來,可是你媽這病根算是落下了,一犯病就怕你丟怕你出事,非得把你鎖起來才放心……”
  聽到這里我如遭雷亟,好半天都出不了聲兒——媽媽,原來你一直這樣愛護我?一直把我當成親生女兒來疼的呀!可我卻把你當成了仇人……我痛哭流涕,心里那份悔恨簡直沒法形容。
  急急向屋里奔去,我要叫她一聲親媽,我要向她道歉,我要讓她得到一個女兒最大的尊敬……可是我們驚恐的發現,媽媽已經昏倒在床邊渾身不停的顫抖著。爸爸連忙倒來一杯水,媽媽睜眼一看頓時喊叫起來,還把那杯水打翻在地上……
  從此我的媽媽,她再也沒有明白過一分鐘!她顫抖,她哭喊,她發現野獸一樣痛苦的聲音……急急忙忙把媽媽送進醫院,她已經不行了,來不及搶救就永遠離開了我們……
  那一刻我哭成了淚人,媽媽呀,她在最后聽到的聲音竟然是女兒無情的諷刺,讓我怎么對得起她?親友們一邊哭一邊勸解著我,和媽媽長得最象的三姨更是把我摟在懷里。
  守靈的夜啊又冷又長,三姨為我拿來被子圍在身上。被子在今天的忙亂中刮開了一道口子,三姨一邊和我說話,一邊用針線默默地縫著……當她縫好了,把線頭放在嘴里輕輕一咬就斷開了線。我看著她熟悉的動作,“三姨,你真象我媽,她咬線頭就這么利索。”三姨慘然一笑,“這個小動作還是你媽教我的呢,她做活兒可靈巧了……”
  可是就在這時,一個念頭從模糊漸至清晰,突然出現在我腦中!顧不得是半夜,我雙腿發軟的跑到鄰居家門口,瘋狂的敲開門,徑直奔到他家電話機旁邊,哆嗦著撥通了生物老師家的電話,“老師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在課堂上講過,狂犬病不光通過破損的皮膚,如果人口接觸了瘋狗唾液也可能傳播?”當聽到那個肯定答案時,電話從我手中滑落,我一頭栽倒在地上……
  聽了我的話,第二天三姨要求了檢驗,我的媽媽,果然是因為狂犬病去世的!三姨哭著說,“怪不得她怕水怕光啊!可她從來沒有被狗咬過,又怎么會……”我臉色慘白,默默走到衣柜前面瘋狂翻找起來。親友們都嚇壞了,以為我受了刺激上來拉我。我掙扎著,什么也不管只是翻啊,找啊,終于被我找到那條體形褲——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上面,是媽媽整整齊齊縫好的針腳!
  如果當時我不那么任性,如果當時我再體諒一點媽媽,那么她就不會給我縫這條褲子,也不會因咬線頭而感染病毒,然而此時說什么都晚了,我的萬千悔恨只能化成一句痛徹肺腑的——“媽媽!”
  母愛的故事篇二:
  姥姥一輩子生了五個子女,母親是老大。母親的右肩頭有一顆大大的黑痣,村里人說有這種黑痣的人天生是受累的命。那時候家里推碾子磨面都是靠人工,母親和大舅就經常被派去干這種活,每次大舅推不了兩圈就不推了,坐在門口的墻角處曬太陽。倔強的母親并不吱聲,一個人用盡全身的力氣一圈一圈地推,累得兩胳膊酸軟得像面條,吃飯時手端著碗直哆嗦。就這樣,母親也不會向大人告狀,偶爾姥姥看見了,就會大罵大舅偷懶。
  后來母親說,也不怪你大舅偷奸耍滑,那年月家里窮,連一點白面絲絲都沒有,僅有的一點棒子面也得摻上野菜捏成菜團子吃,大舅嘴饞,一聞見野菜的味就反胃,整天餓得走路都晃晃悠悠,那有力氣推那沉重的碾子呀。
  21歲那你年,倔強好強的母親嫁給了當兵的父親,后來,父親轉業到一家工廠當了工人。在那一窮二白的日子里,母親一個人帶著我和妹妹,既要下地勞動,又要照顧我們的飲食起居,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至今我還清楚地記得,在炎熱的夏天,火辣辣的太陽刺得人睜不開眼,母親背著20多斤重的噴霧器在齊腰深的棉田里噴灑農藥的情形;記得有一年的春天,村頭小河里的水快干了,母親因為搶澆東北角那片麥地時的疲憊面容。
  長期的勞累使母親患上了貧血,體重也由原來的120斤減到90多斤,村里的老中醫給她開了中藥,讓她多休息、增加營養,母親只吃了三副藥就不吃了,并且不讓家里人說她有病,說年紀輕輕的,老是這樣煎湯熬藥,會讓村里人會笑話的。
  看到母親身體瘦弱多病的樣子,已上初二的我曾經動過退學的念頭,因為那時候鎮中學一年也考不上幾個學生,我怕這書念了半天也是白念。沒想到,我的想法剛已出口就遭到母親的堅決反對,母親不會講大道理,只是虎著臉對我大聲斥責:家里天塌下來由娘頂著,你給我安心學習,不許瞎想。
  或許受到母親的恫嚇,或許我從那時起確實知道努力了,結果是從那以后我的成績一路飆升,就連初一時成績不及格的代數也鬼使神差地考到了前幾名,這時母親疲憊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現代母愛事例篇(3):寫現代母愛的故事


  母愛是人類最純潔、最無私、最珍貴的情感,每一個孩子無不享受著母親給予的幸福和快樂。
  母愛的故事篇一:
  接到父親說繼母病危的電話,他正和單位的同事一起在海口度五一長假,訂的是第二天上午的回程機票。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沒有馬上趕回家。等他回到家的時候,還沒進門,就已經聽到家里哭聲一片。
  見到他,眼眶紅紅的父親邊拉著他到繼母遺體前跪下邊難過地說:“你嬸嬸(他只肯稱呼繼母為‘嬸嬸’)一直想等你見最后一面,可她終歸抗不過閻羅王,兩個鐘頭前還是走了。”說著,父親不住地擦拭著溢濕的眼角。而他只是機械地跪下,叩了幾個頭。然后,所有的事便與他無關似的,全丟給父親和繼母親生的妹妹處理。
  其實,自從生母病逝,父親再娶,這十五年來,他已經習慣認定這個家里的任何事都是與自己無關的了。人們都說,后母不惡就已經算是好的了,不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有誰會真心疼?父親的洞房花燭夜,是他的翻腸倒肚時。在淚眼朦朧中,十一歲的他告訴自己,從此,你就是沒人疼的人了,你已經失去了母愛。
  他對繼母淡淡地,繼母便也不怎么接近他。有一回,他無意中聽到繼母和父親私語,他只聽得一句“小亮長得也太矮小了,他是不是隨你啊?”心中便暗自憤怒,譏笑我矮便罷了,連父親她也一并蔑視了。又有一回,他看到桌上有一盒“增高藥”,剛打開看,跟他同歲的妹妹過來搶,兩個人打了起來。繼母見狀,嘴里連連呵斥妹妹,說這是給哥哥吃的。可是,他卻馬上被父親打了一頓。他想,這個人的“門面花”做得真好,可話說得再好聽,心里偏袒的難道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連帶著父親的心都長偏了。
  疏離的荒草在心中蔓延,他少年的時光已不剩春光燦爛的空間。什么是家,什么是親情,他不去想,更不看繼母臉上是陰過還是晴過,他只管讀自己的書,上自己的學,然后離開這個自己感覺不到自己存在的家。
  喪事辦完了,親友散盡,他也快要回公司了。父親叫他幫忙收拾房間,以前都是繼母一個人做這些事。看著忙碌的他們,父親拿出一個東西來說:“小亮,這是嬸嬸留給你的。”他一看,是個款式土里土氣又粗又大的金戒指,無所謂地說:“嗯,妹妹也有吧?”“是的,你倆一人一個。”說著,父親掏出另一個,更細小得多了。他不為所動,把自己的那個推回給父親說:“給妹妹吧。”父親猶豫了一下,把東西放回口袋里,說先替他收著。
  他繼續收拾房間,忽然看到自己睡了十幾年的床板邊沿有許多亂七八糟的鉛筆涂寫的痕跡。他奇怪地問,是什么小孩這么淘氣在這里亂畫?
  “是你嬸嬸在你小時候畫的。她知道你不喜歡靠近她,就經常等你熟睡以后,拉平你的身子,用鉛筆在床上做好記號,然后再用尺子仔細量,看你長高沒有。有時候還不到一個月,她就去量,看你沒長高就急。你最討厭吃的那個田七,就是她為了讓你長高而買的。她眉頭上那道疤,就是為了掙工錢給你買增高藥,天天去采茶,有一次不小心跌倒在石頭上磕破的。她老擔心你長大后像我一樣矮,說男孩子個頭矮不好討老婆……”
  父親的話聲輕輕地,卻似晴天霹靂,把他冰封的心炸出了春天,一直以為不會擁有的風景,不會擁有的愛,其實早就像床板上那些淡淡的鉛筆記號,默默地陪他度過了日日夜夜。母愛,不止是生長在血緣里。
  他流著淚,跑到繼母的遺像前,叫了十五聲“媽”,每一聲代表一年。以后,他還將繼續叫下去,因為母愛沒有離開,當他懂得,就不再失去。
  母愛的故事篇二:
  父親病逝,家里欠下一大筆債務。辦完后事,18歲的我就南下打工,進了一家大型汽車修理公司。帶我的師傅姓史,50多歲,他有兩個嗜好:一是沒事就用指甲刀挫指甲,二是愛替別人洗衣服。
  兩個月后,我將攢下的1000元錢匯給母親后,突然想到該給她寫封信,就在辦公室隨便找了張包裝紙寫起來。忽然,史師傅敲敲桌子,說:“你明明在這里干著又臟又累的活,為什么說你的工作很輕松?”我紅著臉說不想讓母親為我擔心。師傅點點頭說:“游子在外,報喜不報憂,你做得很好,可用這么臟的紙給母親寫信,她會相信你的工作輕松嗎?”
  史師傅看著窗外,緩緩地說:“我很小就沒了父親,20歲那年母親得了偏癱,腰部以下都不能活動。我帶著母親四處求醫問藥,來到這里找了份活干。那時,我比你們辛苦得多。領第一筆薪水那天,我買了好多母親愛吃的食品回家。我給她遞上削好的蘋果,她拉住我的手說:“給媽說實話,你到底做什么工作?你的手那么黑,而且指甲縫里全是黑糊糊的機油,你干的活肯定又臟又累,你騙不了媽。你再也不要花那些冤枉錢了,我的腿是治不好的。”說完就落下淚來。她還說我若不辭去現在的工作,她就絕食!無奈,找借故給她洗衣服從屋里逃了出來。洗完衣服,我驚奇地發現我的手是那么白,頓時我有了主意,同意辭去現在的工作,母親笑了。第二天我依舊來這里干活,只是下班后要先清理自己的指甲,然后把同事的工作服洗了才回家。洗的衣服越多手越白,母親檢查我的手時一點都沒發覺,而為了拿到相對多一點的薪水給母親治病,我一直在這家效益不錯的公司呆到現在。”
  史師傅說完從他抽屜里拿了一沓信箋給我,最后,我在那潔白的紙上寫下:“親愛的媽媽,我在這里一切都好,工作也很輕松……”
  母愛的故事篇三:
  姥姥一輩子生了五個子女,母親是老大。母親的右肩頭有一顆大大的黑痣,村里人說有這種黑痣的人天生是受累的命。那時候家里推碾子磨面都是靠人工,母親和大舅就經常被派去干這種活,每次大舅推不了兩圈就不推了,坐在門口的墻角處曬太陽。倔強的母親并不吱聲,一個人用盡全身的力氣一圈一圈地推,累得兩胳膊酸軟得像面條,吃飯時手端著碗直哆嗦。就這樣,母親也不會向大人告狀,偶爾姥姥看見了,就會大罵大舅偷懶。
  后來母親說,也不怪你大舅偷奸耍滑,那年月家里窮,連一點白面絲絲都沒有,僅有的一點棒子面也得摻上野菜捏成菜團子吃,大舅嘴饞,一聞見野菜的味就反胃,整天餓得走路都晃晃悠悠,那有力氣推那沉重的碾子呀。
  21歲那你年,倔強好強的母親嫁給了當兵的父親,后來,父親轉業到一家工廠當了工人。在那一窮二白的日子里,母親一個人帶著我和妹妹,既要下地勞動,又要照顧我們的飲食起居,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至今我還清楚地記得,在炎熱的夏天,火辣辣的太陽刺得人睜不開眼,母親背著20多斤重的噴霧器在齊腰深的棉田里噴灑農藥的情形;記得有一年的春天,村頭小河里的水快干了,母親因為搶澆東北角那片麥地時的疲憊面容。
  長期的勞累使母親患上了貧血,體重也由原來的120斤減到90多斤,村里的老中醫給她開了中藥,讓她多休息、增加營養,母親只吃了三副藥就不吃了,并且不讓家里人說她有病,說年紀輕輕的,老是這樣煎湯熬藥,會讓村里人會笑話的。
  看到母親身體瘦弱多病的樣子,已上初二的我曾經動過退學的念頭,因為那時候鎮中學一年也考不上幾個學生,我怕這書念了半天也是白念。沒想到,我的想法剛已出口就遭到母親的堅決反對,母親不會講大道理,只是虎著臉對我大聲斥責:家里天塌下來由娘頂著,你給我安心學習,不許瞎想。

本文來源:http://www.briieh.tw/show/82916.html

西平彩票中奖